澳门威尼斯人赌场在线 ~~埋葬过去

 每个人都会受伤。每个人都要长大。我想,成长的过程,就是一个人在受伤中渐渐长大的过程。谨以此文献给那些离开,或者已经死去的人。--卷首语这是一个回忆的时代。人们常说陈年旧事可以被时间埋葬,可是,为什么过去了那么久,那些伤痕还是那么清晰呢?或许吧,人这一辈子,最大的悲哀就是记性太好。有些事情,没有经历过就永远都不知道什么叫铭心刻骨。有些事情,没有经历过就永远都不知道悔恨当初。每个人都有不堪回首的往事,但如果可以忘掉它,是不是就可以当作从来就没有发生过呢?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付出,都有回报。经历了这么多事之后才发现,只要自己保持足够冷漠,足够无情,只要把自己当作已经死了,那么世界上就再也没有人能够伤害到自己。谁都不能再伤害自己。谁都不能。原来,每个人所受的痛苦和快乐是均半的,一半痛苦,一半快乐,拼凑成多味的人生。如果有一天,你白发苍苍,两三点钟的太阳,你静静地躺在阳台上的摇椅上,你轻抚着手中的茶杯,袅袅上升的腾腾热气中,你静静地悉数着那些过往。当年的点点滴滴,你是否还能全都记得清楚?当年追过的女孩是否还记得?当年伤害过的兄弟可还有联络?当年酿成的大错现在可知道悔过?是否悔恨过?是否遗憾过?就是在这样的时代里生活过的我们,也慢慢地都有了故事可讲,也有了所谓的曾经。过去的那些日子就像一个身影,渐渐变得模糊,不真实,越来越遥远,但是那段回忆却如烙印般刻在心间。事隔多年,记忆化成碎片,如今我一把把捡起,将它们拼凑成片段。我执笔别人的故事,诠释自己的青春。亲爱的朋友,如果你有足够的耐心,就请你静下心来,慢慢地聆听这一个故事,这一段悲伤。我举起那把名叫无情的刀,在心上残忍地剜开一个洞,我的心有血流出来。鲜血触目惊心,伤口血肉模糊,然后我把你的名字和我所有那些伤心的过往一起埋进去。伤口好了,只剩伤痕,我在上面认真地写下两个字:未央。我的性格决定了我的命运。我注定要孤独一生。《序幕》夜。静寂得像死一样的黑夜。他从黑暗中站起身,轻轻走到灯光照得到的铁栏前。他颤巍巍地伸出双手握住铁栏,目光呆滞地望向前方。寂寥的光从不远处延伸过来,温柔地铺洒在他的身上。他头发凌乱,脸部红肿,双眼深陷布满血丝,目光凄厉而憔悴。他静静地站了一会儿,恍然从衣服里摸出纸和笔,口中喃喃自语道:"是时候了......"于是他俯趴在地上,就着有些黯淡的光把一叠稿纸平铺在地上,把自动笔按出来。笔尖接触到纸面,他写了下去......该怎么称呼你呢?恋人?朋友?陌生人?我不知道。不知你近来可好?在这些无聊而又无力的日子里,你是否每天都有一份好心绪?但愿你空虚的世界会因为我的祝福而变得美丽。我生来就是一个孤独的人,现在又重新回到了孤独。一次次的奋斗犹如一次次的战斗,搞得人身心俱惫。其实早该知道,一切都是海市蜃楼,一切都会成为过往云烟。我很累,现在我最需要的就是好好睡。我现在不是很好地生活着。我是一个爱伤感的人。你知道。我是一个懦弱的人。你以前说过的。其实也无所谓啦!一个人懦不懦弱只在于他敢不敢许诺和承担太多,只在于他愿不愿意许诺和承诺太多。我,或许就是懦弱吧!充满虚伪和怀疑的季节已经过去了。我们的爱再也回不来了。回忆久远的曾经的爱情里,因为他,你受伤了,因为你,我心碎了,我们都是受害者。你的爱太重了,会把人压垮,我的爱太专一了,专一得让人无聊。曾经,为了爱,我丢掉了学习,可还是失败了,后来我试图为了学习抛弃爱,但却没有成功。我终究没有抵挡住爱情的诱惑,所以我成了一个可怜的人。突如其来的家庭变故和后来的家人变化加在一起一下子打垮了我的世界。那些关于伤关于痛的打击和那些关于梦关于幻的的破灭就像血流不止的伤口一样让人触目惊心,我不想让你看到,真的,不想。你要好好生活,别再像你以前那样,也别像我现在这样,要好好生活。自由地,快乐地,幸福地。叶子在风儿的指示下毫不留恋地往下落,它也知道是秋天来了。秋天来了,冬天也就不远了,天凉了,别忘了多添加衣服。冬天快到了,也许,我生命中的冬天也越来越近了吧!但愿你永无寂寞。希望你永远快乐。写完后他站起身,把纸和笔放在靠墙角的一摞写满密密麻麻文字的稿纸上。然后他从衣服里摸出一个白色纸包,把里面的白色药片全部吞了下去。最后,他重新走回黑暗里躺了下去。黑暗中,他点燃香烟,徐徐上升的烟雾萦绕中,那段往事就此上演......《第一章他的世界那么伤1》昏暗中,火光一闪,一团烟雾随之缓缓散开。段庆已不记得自己从什么时候又开始抽烟,也不知道这是今天的第几支,只是一根接一根地抽。都说香烟与寂寞有染,但段庆看来,或许那并不只代表着寂寞,更多的是一种落拓。缓缓侧过头,段庆望向身后熟睡的年轻女子。微弱的光线下,依稀看到被子已经掉下去大半,如绸缎般的肌肤发着诡异的光,冰肌玉肤,光滑细腻,傲人的双峰和圆润挺翘的臀部毕露无遗,线条优美流畅,充斥着诱惑。这是触手可及的美好。触手可及。就像六年前的自己一样,随时都可以得到那种美好。这样真好。真的,这样挺好。呵呵。段庆静静地望着,笑容苦涩,然后画面定格。她叫上官云,是段庆的同事。三年来,她几乎是段庆最亲近的人。说是亲近,未免有点牵强,段庆的性格太过于内向,不喜欢和人交往,而上官云算是唯一和他有过交集的人。昨天,两个人一起吃饭。这算得上三年来两个人的第一次约会。其实就连段庆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答应她的请求。是的,突然答应,因为之前也有过很多次,段庆很清楚自己的原则,所以每次都拒绝了她,而这次,竟鬼使神差地答应了。每个人都知道她有多么在乎段庆,每个人都知道段庆冷血到什么程度。但是,却没有一个人会明白,有些人只是想把悲伤埋藏的非常深刻,而不是表面上的故作冷酷。 

澳门威尼斯人赌场在线